油画艺术百科

广告

评论家与艺术家应共同打破艺术圈的边界

2012-04-02 09:16:46 本文行家:陈宝义

当评论家仰望自己山头的大王旗猎猎飘动之时,当艺术家埋头在工作室里耕耘自己一亩三分地之余,都应该不时探出头去看看圈子外面的世界。一个艺术圈有多大成就,不是看艺术家的存折有多厚,也不是看评论家写的艺术史有多厚,而是看在艺术圈之外,大众对艺术的情感有多厚。

当评论家仰望自己山头的大王旗猎猎飘动之时,当艺术家埋头在工作室里耕耘自己一亩三分地之余,都应该不时探出头去看看圈子外面的世界。一个艺术圈有多大成就,不是看艺术家的存折有多厚,也不是看评论家写的艺术史有多厚,而是看在艺术圈之外,大众对艺术的情感有多厚。


《画家与他的朋友们》要打破艺术圈的边界,唱“同一首歌”



喜欢小动物的女人,未必喜欢男人的小蝌蚪。因为每个人心目中关于小动物的定义都不一样。喜欢艺术的人,未必喜欢央视的艺术人生。因为每个人心目中关于艺术的定义都不一样。

艺术圈里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喜欢的艺术形式更有品味,自己不喜欢的艺术则俗气或虚无。对于评论家来说,这种区分更加强烈。有的同志认为这是评论家在抢占山头、分地盘,以学术之名,行谋私利之实。这是事实,但不是事实之全部。

的确有些艺术评论家在抢占山头、扯大王旗,排除异己,利用学术来谋利。

的确有评论家能够用一篇篇理论文字,把艺术和艺术品划上等号。有些艺术家的艺术初潮就是高潮了,时间太短,找老军医都没用,但是有些评论家能够妙手回春,延续艺术家高潮的假象。

的确有些评论家为一己私利,收红包写文章。在一些作品上,GPS都搜索不到其中的艺术精神,但是有的艺术批评家可以帮你总结出来。

的确有些评论家担当洋脚力和土买办。把国外的病带进来,把国内的钱送出去。

但是,我们不能忘记,艺术评论家同时也为艺术和艺术圈做了许多工作。如果说他们不干净,那么艺术圈中人,大多也是难以撇清。

栗宪庭扶持后生,推出流派,为伊消得人憔悴,衣带渐宽终不悔。吕澎吟唱着《溪山清远》独上高楼,写尽“艺术史”。别人笑朱其太疯癫,朱其笑他人看不穿。王林踏破铁鞋,寻觅能够推动“社会前行、人权进步、思想开放”的艺术。

艺术评论家们尽管有毛病,有问题,有瑕疵,行走江湖,谁没有一些违心往事,但我们不能因此否认艺术评论家对艺术圈的贡献。

争夺权力,抢占山头,其实不全是坏事,没有权力就没有动力与活力。只不过,目前艺术圈似乎有着比抢占山头、分地盘更重要的事情。或者说,评论家们在抢山头的时候,不妨关注一下艺术圈众人共同面对的难题。

今天的艺术圈问题丛生,艺术的形式重复、僵化。艺术圈内对“当代艺术”的定义吵得天翻地覆,但是“当代艺术”对艺术圈外几乎没有影响。传统水墨的探索一再失败,当代艺术又流于仿制、拼凑。艺术之路在何方,圈内人迷迷糊糊,圈外人蛮不在乎。这一切都意味着艺术圈需要改变。

艺术圈的改变,艺术要产生新未来,要从打破艺术圈的边界开始。要从吸引圈外人的眼光开始。在如何让艺术走出艺术圈这件事情上,也许艺术圈内不同的利益派别都可以唱同一首歌。

@站台孙宁说得好:“佛属于所有人,不仅仅是和尚与比丘尼。就像艺术属于所有人,不应该仅仅限于艺术圈。”

越多的圈外人加入讨论,则艺术的影响越大。文学、音乐、电影、社会学等圈子的关注,对艺术的创作和艺术圈的生态都会带来良性的影响。随着网络的普及,微博的兴起,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成本越来越低,越来越简单快捷。这使得艺术圈里、圈外的交流也更加容易。

如何扩大艺术圈,如何扩大艺术的影响,路漫漫。艺术圈要打一场消灭“美盲”的人民战争,但是战火要先从艺术圈内烧起来。

评论家应该积极地向圈外人普及艺术的基本概念;应该多写一些通俗易懂的艺术评论;艺术展的解说词应该有两份,一份面对圈内的专业解说,一份是面对圈外的通俗解说;艺术家的作品不但要请专业评论家解读,还应该请圈外人士,例如文学家、社会学家来进行解读。

还有很多的“应该”,需要艺术评论家与众多圈内人一起努力。艺术圈内的一张张权力榜不断推出,是不是也应该让圈外人评选一回“艺术权力榜”?评一个知识分子心目中的“十大”,再评一个小资眼里的“十大”,再评一个社会学家眼中的“十大”,看看会如何?扩大艺术圈的影响,需要与其他圈子融合。需要知道其他圈子对艺术圈的看法。

其实在众多艺术形式中,“当代艺术”并不是妖魔,相反,“当代艺术”有着比其他艺术形式更出色、出彩之处。譬如中国的小说,《活着》也好,《白鹿原》也好,《围城》也好,甚至《红楼梦》也好。这些中国的经典作品都具有小说的美,结构、语言都是一流,但是看不到人性的美。而“当代艺术”显然比中国小说更值得我们骄傲,因为“当代艺术”中包含着人文关怀,包含着对自由的追求,包含着平等、博爱等普世价值和人性的美。重要的是,评论家们如何让圈外的人认识到这些“当代艺术”的价值观与闪光点。

艺术是一种表达方式,文字也是一种表达方式。在艺术的概念还没有被大多数圈外人认识之前,需要用文字来对“艺术”加以阐述和说明,这是资深评论家的简单任务。

在杜尚之后,艺术家的手艺越来越不重要,艺术渐渐向观念靠拢,打破了艺术与生活的界线,艺术品与日用品的界限也渐渐模糊。但是为什么艺术却距离生活、距离大众越来越遥远?

小弟我认为,大众对艺术的关注,属于艺术的一部分。“当代艺术”不仅仅是几张经典油画和几樽雕塑,“当代艺术”还应该包括艺术圈的生态;包括艺术对社会的影响力;包括大众对艺术的关注。这些都应该属于“当代艺术”的一部分。

如何扩大艺术圈的影响力,如何在大众中普及艺术的概念,如何吸引更多人对艺术的关注,这就是艺术圈众人的“同一首歌”。

分享:
标签: 油画艺术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
本文行家向Ta提问

陈宝义陈宝义,祖籍山西大槐树 1980年出生于山东德州 2001年考入山东艺术学院油画专业 2002年入油画第一工作室,师从王力克、宋齐鸣、张洪忠教授。2009年油画作品《茉莉花开》入选十一届全国美展山东预选展,2010年作品《鹊至如归》入选第二届齐鲁风情油画展。

分类

行家更新